首页 交通指南 上海旅游 酒店宾馆 吃在上海 生活地图 上海便民
上海小吃 上海名菜 上海宴席 上海西餐
热门搜索: 上海地图  电子警察  上海电子警察  司机 地图  上海长途汽车站  搜索一下?  石洞口轮渡时刻  上海交通地图

上海老吃客喜欢光顾路边小店-上海小吃

纵横川菜-交通西路-上海小吃  要说川菜馆,上海可真是遍地开花,不过这家店,因为老板就是个四川绵阳人,所以在还原四川辣味方面特别用心,王阿姨听说的那道名为“辣得叫”的菜,就是店里的一绝。这颐品居羊肉馆-南泉路-火锅-上海小吃  小店门口有个伙计在切羊肉,看起来他们家应该是涮热气羊肉的。不过,一般来说吃羊肉最佳的季节是在夏至和冬至,王阿姨没想到,秋风刚吹了这么几天,涮羊肉就火了起来,

  本人很土,尽管也在不少高级宾馆酒家用过餐,但很多时候则喜欢在路边小店一坐,小老酒“扳扳”,吆五喝六,很惬意的,为此没少挨老婆的数落。但本人顽固不化,照样我行我素,你不愿吃,大不了咱一个人就是,省得还规矩多来兮,不许撩裤腿,不许挽袖子,弄得像赴国宴似的。

  因此可以很牛地说,居家附近路边小吃阿拉都吃遍了,档次很低,一二十元就可以吃得酒足菜饱(酒量很小,一瓶啤酒从来没有喝光)。说出来也不坍台,中年男子,能经常在外面喝个微醺也算活得蛮有腔调了。

  吃多了,于是对各家小店有了比较,早先对苏州面馆比较心仪,原因一是外婆是苏州人,身上有四分之一血统,再则老上海人在饮食习惯上喜欢甜咪咪、糯搭搭,跟“小苏州”差不多。但吃了几回就感到“没有味道”,原先的苏州服务员也不见了,一打听开销大、收入低,苏州妹妹都逃回去了。此外,那家苏州面馆的价钱蛮大的,甜咪咪吃多了感觉有点腻。

  后来改吃重庆鸡公煲,一个小份也就18元,初吃味道很浓郁,但几次以后,感觉味道差不多,都炖在一个锅里,而且厨子服务员没有一点川音,心里总有一点疙瘩,这倒不是正宗不正宗的问题,至少不能让阿拉感觉到川味的亲切。

  沙县小吃倒是最后选到的,最初它的模样让老吃客不好意思跨入,只有一开间门面,几个穿着朴素、看上去夫妻老婆的忙前忙后……

  真正改变想法的是那次亲历。那一年到福建采访,被抛在闽江边的一个叫涫头的小镇,等待风平浪静的时候交通艇过来。闲来无事便光顾了那家沙县小吃。也是一开间,格局雷同,门前几个炉子,炖着许多如同装高级香烟的圆筒小罐,品种繁多,什么乌骨鸡、乌贼鱼、鱿鱼、肉丸鱼丸、卤肠等,每罐3至5元。最出名的要数蒸饺和米面,但这两样本人早就熟悉,那些小罐子倒有些新奇,一来份小可以多品种,二来相对卫生,尤其适合我们这些落单的。沙县小吃最大特点就是快,一会儿老板娘就提着几罐上桌,而且基本上都荤素搭配,每罐里边都漂着几颗绿叶。奉送的是绿叶,得到的是赞许,感觉真的很温馨,不再计较桌椅陈旧、小店简陋了。沙县小吃的口味接近粤菜,比较清淡、讲究原汁原味,尽管就那么一丁点。

  以后便时常光顾小区附近那家沙县小吃,最喜欢坐在上街沿,要一瓶啤酒,点两挂肥肠,叫一碗拌面,虽然没什么腔调,但很闲散随意。抽空还跟老板套近乎,不过只会讲“席博”“加本”几个有限单词(都是吃饭,前者福州后者闽南话)。老板很自豪地说,整个中国以地方命名小吃的县只有福建沙县,沙县小吃在全国各地有15000多家,而且都是清一色的沙县人,几乎都是一开间,都是夫妻老婆店,最多带几个亲戚。

  花个十几元就能揉着肚子,摇摇晃晃回家。回家以后还是惦记着那碗拌面,仗着酒水糊涂,阿拉对老婆发调头:你们福建的麻酱拌面哪能介好吃,侬哪能下不出来,是不是传男不传女啊……

扎西达娲西藏演艺餐厅-天钥桥路-上海小吃以上图片转载自大众点评网   乐乐刚进门就已经感受到藏族人民的热情了。店内的布置完全不同于以往乐乐寻访过的饭店,张灯结彩的装饰,载歌载舞的表演,以及红红火火的人


相关文章推荐:
首页 交通指南 上海旅游 酒店宾馆 吃在上海 生活地图 上海便民